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明灯劫

江枫渔火对愁眠(八)

明灯劫 宋小蔚 2028 2018-05-16 02:12:54
  “慕容湮儿,无论生或死,你都是西楚的皇后,谁若对你不敬,便是与西楚为敌。”  慕容九,从相遇的那一刻美好,到现在的针锋相对,此时此刻你是真心护我吗?  “她是我们北国的圣女,不劳西楚,举国之力也会保圣女平安。”说罢,向死去的尸体再射一箭。  如果刚才慕容九的话还没有让众人死心,那么君逸尘现在的这番话,足以让所有人不敢轻举妄动,他们想要雪莲,可是如果因此得罪西楚、北国,那就得不偿失了。  “传说,到底是传说。”  “没有人进过雪山,也没有人见过雪莲,雪莲花开,是我今日在额间画上去的罢。”  假作真时真亦假,你们慢慢的猜去吧!  慕容湮儿自信的扫着四周,她说的是实情,没有人能够进入雪山,千年雪莲,她想怎么说就怎么说,北国西楚都在为她撑腰,她给了台阶,那么他们就要下,不下,就杀,很简单。  那天的祭祀大会不知是怎样结束,之后无非就是吃吃吃,喝喝喝,君逸尘独当一面,这点小事对他来说轻而易举。  已经很过了几些天,该走的都已经走的差不多,剩下的贼心不死,慕容湮儿不用理会,她知道,君逸尘会处理好这一切的。  “你打算怎么办?”终于抽出空闲,君逸尘就奔向这里,这里有他思念许久的人。  “不怎么办,该怎么办就怎么办。”慕容湮儿无所谓的说。  “果然是湮儿姑娘的风格,该怎么办就怎么办,哈哈哈。”  “……”  “你怎么会成为圣女?”  “这个说来话长,改天再告诉你。”  许久的静默,两人都没有再次说话,谁能想,当日一别,再见亦是如此,身份的鸿沟不可越过。  “你知不知道,圣女是不能嫁人的?”  “知道。”  “你知不知道,圣女是不能离开雪山的?”  “知道。”  “那你又知不知道……”  “什么?”  慕容湮儿愕然的望向他,怎么她成为圣女,他好像很激动的样子。  “没什么。”  后面的话他没有再说,也许已经没有必要,她是圣女,他是北国的二王子,如同最开始,她是西楚皇后慕容湮儿,他是北国使者君逸尘,有缘无份。他们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错过,故事的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,可这便是你所愿,不,君逸尘,你这个胆小鬼。  “你知不知道现在你嫁人会很难?”  噗——  慕容湮儿正在喝茶,险些将茶水喷到君逸尘脸上,她以为他担心她什么,原来是这个。  “我没打算再嫁人了。”  “为什么?你就不考虑考虑,世间还有很多优秀的男儿。”  “心伤了,就不会愈合了,纵使世间男儿再优秀,不是自己喜欢的,也不会。”  “那么他呢?”  他?他是谁?慕容湮儿想了一会,才明白他说的是慕容九。  “我与他再不可能,他废了我,你不知道吗?”  ……  又是长久的静默,故人相见,总有许多话想要说,可是她和他,却不知从何说起。  “对不起。”  “嗯?”  “对不起。”他的声音很小很小,细若蚊蝇,若非仔细去听,根本就听不到。  “若你是为老杨道歉,那倒不必。”  “你知道了?”这下,换君逸尘惊讶了。  “嗯,零零总总猜到了一些。”  “那第一次刺杀我的那些人……”  “是老杨安排的,我知道。”  “……”  没办法,她给他的震撼太大,似乎每一次,她身上都有令他惊喜的地方,这样的她,他只想将她牢牢的锁住,可是,他不能,也不敢,怕亵玩了圣洁的她。  “什么时候知道的?”  既然她什么都知道,君逸尘也不再多说什么,只希望她不要记恨他。  “嗯,就在我掉涯的时候想明白的,我只是推测有这种可能,毕竟,我所认识的君逸尘是个温文如玉的君子。”  君子,她把他当作君子,可他倒想做一回小人。  “第一次见你,就知道你肯定不凡,老杨阅人无数,也是知道的,所以老杨就联系了天尘阁的人,假装刺杀我,好探清的你的目的,后来王府那次,我没想到老杨背着我会这么干。”  尽管聪慧如她,已经明白这一切,可是他还是想解释一遍。  “我明白老杨的目的,可是君公子,第一次你明明是了解真相的人,你宁愿我赌气离开,也不肯告诉我,这是事实,对吗?”  她没喊他二王子,也没喊他君逸尘,只是一声君公子,好似初次遇见,“正是本公子的莲灯。”  她的声音清脆悦耳,也许,就是在那一刻,他的心就已被她锁住,在她那晚离开以后,他又在帝都流连了几天,那时局势对他不利,本该是朝见皇帝,可是那人的明媚笑颜却挥之不去,有谁能想到,他心底所求的仍是一声,“不错,正是本公子的莲灯。”  一见钟情,多么可俗,多么不可信,可现在,他相信了。  “湮儿姑娘,你知道我刚才想说什么吗?”  “我现在还不想知道。”  他想说,你知道吗,我喜欢你,喜欢你很久很久了。  “好吧,没关系,那次我的确知道,可是当时我们也只是刚刚遇见。”他憋了一口气,说道。  慕容湮儿没有答话,他说的是人之常情,她没必要在这上面去争。  “我很奇怪,西楚皇室是慕容,为什么你也姓慕容?”  “当年,慕容氏能够坐稳天下,还得感谢慕容王府,是慕容王府征战沙场,替慕容氏打下的江山,慕容氏为了显示君恩,特赐姓慕容,其间之意不可言传,这个事情并不机密,你应该知道啊。”  君逸尘没说什么,他的确知道,可是该怎么告诉你,只要与你有关,他就想多了解一些。  “许多年过去,西楚已到了慕容九这一代,可惜慕容府早已不是当初的慕容府,慕容九是个好皇帝,虽然慕容府灭门,可是我不恨他,他是万民敬仰的皇帝,我知道的。”  毕竟,他是皇帝,不是我的夫君。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

鸿运国际官网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