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花蛊泪

第十二章 倩女幽魂

花蛊泪 杠杠杨 2383 2018-05-16 05:07:28
  花颜灵端着熬好的汤药,轻轻扣了几下金珠的房门,唤了声:“夫人,小少爷的药熬好了。”  有烛光透过窗纱照出来,却迟迟听不到回应。花颜灵又扣了扣门,还是没有动静。她索性轻轻推门进屋,屋里没人,只见床上的襁褓里有个男婴,不哭不闹,也不见动弹。  花颜灵凑近了一看,吓得全身一紧,脚一蹬地,蹦开老远。这是猫的本性,她警觉地探着头又猫步走到了那男婴的跟前。定睛一看,只见那襁褓里的男婴,面色冰青,双目紧闭,分明是已经死了。  这难道就是阿绮所说的生下来便是死胎的男婴?不是已经用阿绮的女儿活体入药了吗?怎么还是死的?这大晚上的,也不见金珠的身影,这孩子……  正当花颜灵百思不解之时,听见传来急促的脚步声,花颜灵立即旋身一跃,跳到屋梁上猫了起来。  门“啪”一声被推开了,只见金珠披着一个黑色斗篷气喘吁吁地撞门进屋,面色忐忑惊慌,像失了魂一般。她踉踉跄跄地跑到床边,一把抓起襁褓中的男婴,手忙脚乱地又跑出了屋。  花颜灵追到门边,看见金珠佝偻着身子,还是小碎步子,飞快地钻进了后院马兜铃搭起的花棚之中。一股恶臭即刻翻涌出来,受惊了的成群的凤蝶和蝇蛾扑啦啦飞卷而起。事发蹊跷,花颜灵紧随其后,捂住鼻子也钻了进去。  花棚下突现一口深井,井底透出微弱的烛光,有声音从井底传出,是金珠的脚步声。花颜灵收紧呼吸,旋身成猫身,猫爪钳住井壁,轻悄悄跟了下去。  原来这井下别有一番洞天,横出一条细邃绵长曲里拐弯的隧道,恰好能容开一人身子。洞壁上插着火把照路,看着洞壁,花颜灵感觉似曾相识,倒是有点儿像老鼠打的洞。  越走越深,隧道里也越来越静,花颜灵有些毛骨悚然。隧道的尽头,一个偌大的洞堂显现出来,远远望去,洞堂四周插着壁烛,壁沿下摆着许多冒着寒气的小木箱,洞堂中间立着一鼎大大的炼丹炉。花颜灵轻抬猫爪,警惕地匍匐着靠近洞堂。她看到了被扔在地上的黑色斗篷,却不见金珠踪影。  隐约一阵沙沙碎碎的声音从炼丹炉的后面传来,花颜灵尖尖的猫耳顷刻间竖了起来,她跳起来斜立在洞壁上,顺着那声音探过头一看,眼前的一幕简直触目惊心!正是那夜从阿绮坟墓里钻出来的褐色大老鼠,此刻正叼着一颗跳动着的血淋淋的心脏,正喂给它身下的那死了的男婴!  “喵!”花颜灵吓得毛儿都立起来了,扯开嗓子大叫了一声。  这一声猫叫,把那老鼠也吓得丧胆失魂,一口吞下那带血的心脏,叼起身下的男婴撒腿就蹿了出去。猫捉老鼠,天经地义,可此时的花颜灵,却腿儿软发颤,她被刚才那恐怖的一幕给吓坏了,眼睁睁地看着那大鼠疾驰而逃。她缓了缓神,这才看清那一个个冒着寒气的小木箱里,竟冰冻着一个个赤身裸体的幼婴,每一个婴儿的心口处都剜了一个窟窿,他们的心都被掏出去了!难不成刚才那大鼠嘴里叼着的心脏,竟是……  “喵!”花颜灵血冲上头顶,眼珠儿瞬间变成了红色,四只猫腿绷得僵硬,锋利的猫爪在石壁上抓出了印子,她如火流星一般,疯狂极速地追了出去。她要将那孽畜撕成肉泥!  南平、定康和一众官兵随着那火烈鸟一路狂追,终于在帅府门前停下来了脚步。  “不好!我的妻儿!”定康提枪破门,一冲而进,直奔后院寝屋。  定康踹开房门的那一瞬间,花颜灵锋锐的猫爪正掐着金珠的脖子,金珠挣扎着哭喊:“夫君救我!”。定康大喝一声:“妖孽,伤我妻儿,拿命来!”  定康的尖枪朝花颜灵的背心直插而去,花颜灵凌空一跃,定康刺空,他随即一个后空翻,杀出一个回马枪,花颜灵飞快瞬移避过,而后飞起一脚砸到定康头上,定康一个大空扑,重重摔到地上。花颜灵又是一抬脚,将定康踢飞出房门。她继续掐住金珠的脖子,咬牙切齿地将她擎起悬在半空,然后用力一甩,将金珠甩飞到定康身旁。  “来得正好!你们这对狗走鼠淫、暴虐兽心的畜生,今夜都得死!”花颜灵已是杀红了眼,她要替阿绮报仇,她要替阿绮的女儿报仇。  花颜灵一步步朝定康和金珠走过来,然后一甩腰间的长绫,死死地勒住金珠的脖子,裂眦嚼齿道:“当日,阿绮就是这样把自己勒死的,你得为她赔命!”  一把长剑飞来,凌厉地斩断花颜灵手里的白绫。南平疾步飞身,抓回宝剑,回身欲刺向花颜灵的一刹那,手忽然被一圈白色光晕绕住,一个趔趄翻身倒地,手中的剑也被弹飞出去。一白衣女子从天而降,挡在了花颜灵身前,就像那一夜,也是在他拔剑刺向花颜灵的一瞬间,被这白衣女子挡了回去。  白衣女子迈着轻盈的步子,缓缓走到定康面前,轻轻搀起他,朝他温婉一笑:“夫君,你没事吧?”  金珠惊恐地看着白衣女子的脸,一下瘫在地上,面色惨白,浑身打着哆嗦惊声道:“阿绮?你到底是人是鬼?不对,我明明看见你已经死了,你不是阿绮!”  白衣女子不予理会金珠,只顾含情脉脉地望着定康,柔声唤他:“夫君,我是阿绮,我好想你啊。”  定康惊愕地张着口,愣愣地盯着白衣女子,忽然眼睛里淌下泪来,他一把抓起白衣女子的手,兴奋地大叫起来:“阿绮!阿绮!”  “夫君,她不是阿绮!我才是你的夫人!”金珠歇斯底里地疯叫着,“帅爷,快!快杀了你面前的这个女人,她是在迷惑你!”  定康突然之间头痛欲裂,抱着脑袋蜷缩跪地,痛苦地咧嘴嗷嗷嘶叫起来。  白衣女子猛然将头转向金珠,凄厉哀怨地盯住她,厉声喝道:“金珠,还我倩儿!你这鼠辈,竟如此歹心,害我母女分离,是何居心!”  “啊!我到底是谁!我究竟干了些什么!”定康撕心裂肺地痛叫起来,金珠疯狂地爬起身,跑进屋内端出一碗汤药,跪在定康面前乞求道,“夫君,药来了!快喝下,喝下就没事了!”  花颜灵飞身上前,一巴掌将那汤药打飞出去,又一把掐起金珠的脖子,怒叱道:“好一只歹毒的妖鼠!竟还想着再行龌龊之事!”  南平手指沾了沾洒落的汤药,放到舌尖舔了舔,心头一惊:裸盖菇!他急忙抽出腰间的竹筒,将火烈鸟放出,那火烈鸟蹭的一下便飞出去,绕着金珠飞速旋转起来。原来,那作怪的鼠妖,竟是统帅夫人!  南平迅速将定康扶起坐下,手指在他身上“啪啪啪”一通狂点,封住了他的奇经八脉,而后掏出一把小匕首,在他的后脖颈和十指间分别划开一道小口,乌黑色的血一股股流了出来,定康也随即晕了过去。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

鸿运国际官网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