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一遇而安

第九章 在水一方。

一遇而安 张芸胭 1902 2018-05-16 01:51:36
  包携带着一阵凉风,不偏不倚砸中了夏雨的头,落在地上同样是“嘭”的一声沉重的闷响。她晃荡了几下没站稳,哎哟一声蹲了下来。强烈的头晕目眩潮水般袭来,让她招架不住这种冲击,只能闭着眼缓缓调整呼吸。  她这个包专门买来为工作准备的,容量是一般包包的两倍,放着平板、手机、充电器、化妆盒、书和笔记本,这下砸得不轻。  小区门口公交站台的阴影里有个长形物体动了动,却踯躅不前。看到夏雨慢慢起身,那个黑影一闪,隐身在夜色里不见了。  夏雨的手依旧按揉着头,咬着嘴唇,没动。  “黄总,我不是有意的,心里太乱,对不起。”她咽了一口唾沫,舔了舔嘴唇,对着车轮滚滚的远方默默说出了刚才没有说完的话。  黄子轩驾车穿过了隧道,从窗户里瞟到晶莹的一抹,不知不觉到了湖边。  凌晨的湖面清净,许是前一天下了小雨的缘故,空气中漾动着清新的气息,他记得靠近岸边长着些水草,这清新的味道一定是草香。  停下车,靠着栏杆伫立着。往事过电影般回旋在脑海,一幕幕甜蜜的、纠结的、痛苦的、艰涩的记忆拥身拢来,几经逡巡,最后只留下唏嘘和惆怅,他害怕面对这样喧嚣过后的静寂。  有点冷了,他回到车里,拉过毛毯,想在湖边和衣而卧,听到玻璃瓶掉落的细小声音。  在座位下找了会,摸到类似钥匙扣的东西,他看不甚分明,开了灯才发现原来真的是一串钥匙,想来是那个被爱情凌乱了心智的蠢女人留下的,想都没想随手扔到了窗外,恨恨地说,“最好所有事所有人统统给我滚蛋,从来也没发生过任何。”  扔掉了钥匙,犹如扔掉了数年来积压在心头的所有怨气,竟然如释重负。  黄子轩的眼神落到腿上的毛毯,手伸了伸,又缩了回来。  转念一想,那女人会不会没钥匙进不了家门?他的恻隐之心又开始泛滥了,调转车头,回到扔钥匙的地方。这个地方他记得并不确切。  湖边的那对情侣还在,他笃信八九不离十是在这块扔的。  翻遍了每一块草皮,每一道沟坎,他泄气了。莫非扔湖里了?如果是这样那就放弃寻找,打道回府吧。他还没傻到为这样一个女人付出生命的代价,他可是个旱鸭子呀。  声旁有人走动,窸窸窣窣的,越来越近。  “大叔,你是不是在找这个?”一个女孩举起的可不就是那串钥匙。  “大叔?我长得很沧桑吗?”他难以置信地看着女孩,指着自己歪着头,一步一步逼近女孩,女孩“啊”的一声抬手一扔,黄子轩纵身出去,接住了。  “大叔,你吓到我女朋友了。”男孩把女孩拨拉到身后。  “大叔只是开个玩笑,莫要当真。你们捡到了我的宝物我还没好好感谢你呢。”黄子轩把沾了一手的泥在裤兜上蹭了几蹭,伸出手握住了男孩的手,裂开嘴笑了。  是这样啊。女孩子笑得咯吱咯吱的,声音很好听,听在黄子轩的耳朵里甚是舒坦。  “大叔,这是你和你女朋友之间的爱情信物吧。你快看,这钥匙上有个蓝色漂流瓶,象征着心海。这瓶里有封彩笺,我猜上面画的是你俩相爱相思的心,然后再交换给彼此保管。肯定是这样的。”女孩显然是被自己绘声绘色的描绘感动了,手舞足蹈的,像是数说着自己的故事。  她仰着头,勾着男友的脖子说,“大伟,你看大叔他们好浪漫呀。我们也要像大叔一样幸福,好不好?”  男孩感动了,黄子轩也感动了。  他的防线终于全线坍塌,猝不及防的泪水就要夺眶而出,背过身挥别了情侣。  回到车上,伏在方向盘上哭出了声。  “黄子轩,你最好要比我幸福,不然,我看不起你。”叶梓萱巧笑嫣然,步履蹁跹。  “你的希望不会落空,你等着。”黄子轩胸脯拍得铮铮响,决然而去。  多么可笑啊,黄子轩,说好的幸福呢,去哪儿了?  把头沉沉地埋入毛毯,粗重的呼吸声似在回答他。  “叶梓萱,我反悔了,游戏失效了,你回来吧。”黄子轩拿出手机,翻到叶梓萱,拨了过去,通了三秒他挂断了。  “黄子轩,你还是这样让我看不起。”对方抢在他挂断之前说话了。  三年了,她杳无音讯。黄子轩听到了她久违的声音,喜极而泣。  打开录音,他一遍遍听着,抱紧毛毯,抱紧所有关于她的记忆,睡去。  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

鸿运国际官网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