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覆手盛世

第三章“客栈偶遇”

重生之覆手盛世 蚌姑娘 2034 2018-05-16 05:02:05
  未曾想到,重生后的第一次遇上“故人”,却是在这么个情形下!  靖宛出神地望着漆黑的床顶,虽然脸上不带任何表情,但是紧紧抿住的双唇显露着她激动的情绪。好像是实在压抑不住了,从她好看却又苍白的嘴里溢出了一两声破碎的咳喘声,带着主人的怨恨与不甘。  顾云徽!顾云徽!  那个她自小定情的未婚夫!那个她在家破人亡之后,枉自认作是恩人,并引以为知己。没想到,他却是联手了那个人,陷害摧残了自己全家的凶手之一!  章靖宛想起上辈子,不由得又伤心难过起来,懊悔于上辈子自己的弱小与昏聩。秦娘拼了命护她逃走,全家只剩下她一人独留于人间,可她就算最后到死,也未能为父母姊妹,为秦娘报仇。  一想到这里,她不由得又去捂住心口,本以为不会再痛了,没想到,今天只遇到了一个旧人,情绪变化就这么大。  若是……若是日后见了那人,又当如何?  靖宛闭了闭眼,又猛地睁开,原本波动的情绪仿佛一瞬间消失,眼中射向床顶的目光只透出凌厉与坚毅来。  是他又如何!无论是不是上天垂怜,但她已经回到了过去,已经回到了所有事情发生之前。这一世,她一定会将灭门事件扼杀在摇篮里,一定会将所有仇人送入阿鼻地狱!  冷静下来的靖宛开始思索刚刚在楼梯口听到的消息。  上辈子家中出事的时候她还在江南为祖父守孝,根本就未曾进过京。就算是后来逃到进城想要报仇,投向那人成为羽翼,却也是为了谋一件大事而多在接受训练。就算是后来执行任务,也多是暗处在行些肮脏事。能实际接触的朝中官员也并不多,更不用说不出现在朝堂之上的后院妇孺了。  但听顾云徽叫那蓝衣少年做“莞言”,靖宛就早已知晓了他是谁。  闻莞言――闻太师的幺儿。  民间素有“老儿子,大孙子,老太太命根子”的俚语。温莞言上有支撑门庭的兄长,又有嫁得高门候府的阿姐,也就不用盼着他出类拔萃。且他未满足月便出生,家里妇人们更是娇生惯养,要月亮不给摘星星,闻太师虽然知晓儿子被宠的太过娇弱,可到底是心疼儿子,便也不曾多加管束。  宛知晓这些,并非是闻太师在朝中权力滔天。而是因为他与自己的母亲赵氏,乃是堂兄妹。刚刚莞言提到的“堂叔父”,便是自己不曾谋面的舅舅了。  想到亲人,靖宛便心中一暖。她与舅舅虽不曾谋面,而她自小又养在祖父母身边,但每年她都能收到舅舅自边关送来的小玩意儿,和阿婧并无差别。带着西北特有的风情,每一件都让她爱不释手。  唉,想来温莞言说的没错,若是舅舅真知道今日他们二人的言论,少不得要为她上顾家讨个说法。  可这又能如何呢?世间两情相悦的夫妻本就少之又少,再说她先前也对顾云徽并无爱意。上辈子守着和他的婚约,也是想着她终归是要嫁出去的,不如遂了父亲,让这桩婚事了了父亲对自己的愧疚,也能让他不再担忧自己。  她本就聪慧,自小又跟着祖父生活。虽然祖父也关心她,但到底和有着母亲娇惯的阿婧不一样,因此她对父母的感情十分敏锐。她能感受到,父母对她总有些愧疚,可又不擅于表达,抱着对自己补偿的想法,就为她定下了婚事。  是啊,顾家在历史长河里浮浮沉沉几百年,族谱恐怕都要有京城城墙那么厚了。如今的顾家,是长兴候府世袭,老祖宗是开国皇帝过命的交情,这世袭的位子也是拿了鲜血换来的。大楚建国至今,顾家一直盛宠不断,哪里是这近些年才露头的章家能攀的上的。  更何况顾云徽算是这一代人里最优秀的一个了,若不是因为他父亲顾青和自己父亲是同年进士,且私交甚笃,父亲也不能为她择得这么一段姻缘。  可谁又能想到,择得哪里是良人,而是一段孽缘!顾云徽心里早有他人,并且不愿意因为娶自己而委屈了心上人,但大约是那人身份上不得台面,故而一直没能说服父亲因此退婚。  上辈子的顾云徽大约是走火入魔了,竟因此参与了对自己家的陷害阴谋中。后来又因为对自己遭遇的同情和他那仅有的一点良知上的愧疚,让他伸手救了自己。  可怜自己那时候并不知道他也是自己的仇人,还枉自以为他是个重情义的好人。后来自己入了暗琨阁,害怕会连累到他、连累到他们顾家,还与他邀月饮酒,秉烛夜谈了一番。现在想来,只想把那时候愚蠢的自己拽出来敲打一番!  思及前世种种因果经历,靖宛只觉得又痛又恨,加上伤寒未愈,难受想把心剖出来晾一晾,免得被怒火烧死。  可是越难受,头脑就越清醒。城中戒严不知如何了,上一世这个时候她还在江南小镇上跟着秦娘狂补针线技艺,但也听闻了娴贵妃离世的消息,足以见证这件事情的严重性。  但也是上辈子在江南,她并没有过多的关注这件事情。重生之后,她急着返回京城,沿途特地打听了一番京城的消息。筛选一番之后,总觉得娴贵妃遇刺的事情不简单,这也是为什么她不让安总管连夜进城的原因。但是可分析的消息还是太少,终究理不出头绪来。  转念一想,又在思虑“为什么今夜温莞言和顾云徽会出现在这里?”其实他们出来散心并无不妥之处,但是顾云徽是在闻家做客,怎么能这么随随便便就跑出来?若不是温莞言追了出来,只怕是顾青的台面还不知道要怎么下。且夜不归宿留在城外,难道他能这么强硬地和父亲叫板?  太多事情在脑子里思索不清,靖宛只觉得混混沌沌,正要小眯一会儿,突然听见外面喧哗一阵。所幸吵闹声并不太久,靖宛只觉得模模糊糊间边进入了梦乡。  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

鸿运国际官网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